六百

【酒吞】听说,你们把本大爷写哭了?!!?

那个啥,第一次写,请多包涵

然后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预警

ooc吧,写来玩的,大家别当真

嗯,酒茨相关,打个酒茨


酒吞童子从小道消息得知,在这章,那些鱼唇的人类给鬼王加了很多戏份,甚感欣慰

毕竟从游戏出现开始他就有点不爽,堂堂鬼王戏份居然这么少?虽说游戏名字就叫“阴阳师”,但是没有妖怪要个屁的阴阳师?

不过看在游戏里面的自己造型霸气奶量惊人……罢了,再给这些弱小的人类一个机会吧。

所以得知加戏的鬼王甚感欣慰。

起初鬼王要玩游戏,一众手下也不敢怠慢,快马加鞭在大江山装了光纤超高速网络,一山头的妖怪自阴阳师开服就在领导的带领下天天宅家肝肝肝,一度造成了万妖空巷的景象,令人啧啧称奇。

新剧情一出就传到了大江山,酒吞童子正在院子里面喝酒,挑了个舒适的地方躺了,摸出游戏打开新剧情……

恰逢茨木童子提着新酒来找挚友,敲了几番门都没有响动,站了半响正准备回去却听见院里一声巨响外带各种噼里啪啦比格嘣,茨木童子再也管不了礼数,一个使劲踹开了大门加速度冲进了院子……

院子里灰尘弥漫,造成的视觉阻碍不亚于环境污染中的重度雾霾,原先小桥流水树木叶茂的院子此刻已经看不出半分以前的样子。漂浮的尘埃中心有一个模糊的影子,看起来像挚友。茨木童子快步上前,发现挚友坐在他经常喝酒的那个卧榻边,那坐姿,看起来十分用力,双手紧紧握着手中的某物,双脚竟没入地下石板数寸,石板上道道裂缝像四周延伸,布满了整个院子,周身除了下方卧榻外,空无一物,以往卧榻旁边摆放的石桌石椅不见踪影,鬼王身后的千年古树被连根掀起,倒靠在房屋上,露出朝天的树根像是对谁比了个中指……

茨木在心中默默赞叹了挚友强大的妖力,千百年来人妖殊途,酒吞童子自退治之后便择山而隐,已经多年没有露出过这种神态了。(悄悄欣赏一下……

“挚友?……”

“……”酒吞童子听见声音抬起头来……眼睛里被血红的杀气填满,弥漫出危险失控的味道,脑后的头发未束却朝天飞起,当真是——怒发冲冠。茨木童子突然对自己想到这么个词而欣慰,毕竟场景难见,感觉自己的文学修养更上一层楼了。

挚友看起来想打架,茨木意识到这个事实之后,兴奋了,血管里的血液咆哮起来!茨木童子一把丢了手里的酒坛,摆出了战斗状态!

“来吧,挚友,来与我一战!用你这高昂的战意,来战胜我吧!”茨木童子开心的吼道

“……茨木…童子?……”酒吞童子正气得六感尽失,浑身都被怒气填满,听不到也看不见,脑子里面火烧烟燎的不知身在何处今夕何年,只听见他的鬼将在耳边吼了这么一嗓子,这才回过神来……

酒吞童子眼神慢慢聚焦,就看见茨木童子站在对面,眼睛里焕发出神光,扎了一个标准的大马步,举起鬼手要捏自己的样子……默默在心里捂住了脸。

鬼王从卧榻上慢慢站起身来,身下的卧榻离了鬼王化作齑粉落在地上堆成了小山。他从地板里拔出了双脚,双足打开同肩宽,站定,身上烟雾缭绕渐渐凝结出瑰丽的盔甲,火红的头发被束起来慢慢变作雪白。茨木童子看挚友也穿上了盔甲,心中的战意更胜一份,嚯哈的就要发大招!!!

“茨木童子,上前听令!”酒吞开口

正发力的茨木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……他巧妙的调整姿势变成了单膝拜跪的样子……(再次悄悄地给自己的机智点个赞!bing~

“茨木在!”茨木大声回答道!

“迅速召集所有医疗部队、水系妖怪以及全部雨女,校场听令,一个时辰后出征!”酒吞扫了盯着因为跪姿不准确,双腿太远而在地上摇摆不定的茨木快速说完了这句话。(艾玛意思就是要你快起来……

“……末将尊命……”茨木想问,但是现在挚友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……他一步三回头保持疑惑的样子往院外挪去。

“你没听见迅速吗?!”酒吞目光如飞刀,嗖嗖嗖。

茨木一凛,溜烟儿的跑掉了。


校场上

这么多妖,自酒吞的身影出现在校场的时候,就纷纷闭口,等到酒吞登上点将台的时候,全场鸦雀无声,连声咳嗽都没有。酒吞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妖站的整整齐齐的感觉很欣慰。

“赤舌为先遣部队,雨女为主力,治愈加成全堆雨女,水系跟上,坐标113°E 23°N……”

听到这里大家开始小声交头接耳起来,雨女??是主力???别闹了……老大玩儿我们呐,几百年没打架大家骨头都痒着呐,搞半天就是让只能哭的妹子做主力……谁也于心不忍不是吗???

“此役关系到我鬼族的尊严与荣耀,以挫败对手意志打击对手气焰为目标!望各位战士竭力一战,功成名就!”酒吞无视下面私语,继续缓缓说完。

“出发!”

大部队带着疑惑走了。


哭???你们竟然敢写本大爷哭???那好。那我哭给你看!别以为本大爷不知道你们X公X司X总X部在哪里,本大爷连坐标都能查到!【牛气冲天.jpg】让你们尝尝什么才叫哭。哭!都给本大爷哭!哭出气势来!!!!



“报~~~~~~~”

“主力部队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,她们哭出了红色灾害预警,目前人类大部分交通堵塞,出行不便。直接有效的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!”从前线回来的小兵如此报道。

姑获鸟立于酒吞案旁,听到此处忍不住上前谏言。

“吾王,当年退治条约……”

酒吞伸手制止,“我没伤人性命”。

姑获鸟正还要说些什么,茨木来了。茨木跑的气喘吁吁,他终于搞清楚发生了什么,也发现了一些事实,他从前线跑回来,看见挚友端正坐在将位上饮酒,还好,免得去找,他扶着门框大喘气了小半天,终于把气喘匀了。

“挚友!”茨木此战没有被派职,所以来去自由。

“说”酒吞盯着酒碗眼皮也没抬一下。

“挚友我们弄错了”

酒吞抬起头

“这个XX公司总部和注册地虽然在此处,然而实际上的研发和总部却在长江,我们打错了位置”

“你说什么????”酒吞霍地站起来,盔甲这么重也被他散发的妖气托起,活像起了平地大风。

“确实错了”茨木镇定的回答道,目光并未离开酒吞一秒。

“那换位置!”酒吞砸了酒盏,伸手指向门外,也直直的盯着茨木。

“雨女哭完这么大几个时辰,已经精疲力竭,有些眼睑肿起来视物困难,换场子只怕效果甚微,请挚友三思。”

酒吞愣住,随即转身在原地急急踱步两个来回,回身一脚踹飞了身前的案台。

“姑获鸟”

“在”

“去命令大部队撤回大江山休整,待命!”

“是”

姑获鸟领命走了。


“茨木童子!”

“在”

“去隔壁山头借雨女,越多越好!”

“是”

茨木也领命走了。


酒吞又在原地踱步两圈,挥手招来酒坛,灌了大半坛下肚方才止住,一手摔了酒坛,仰天大笑起来!



END


评论(15)

热度(107)